當世界熱到讓人活不下去

撰文:伊莉莎白‧羅伊特 Elizabeth Royte

人體演化出來的散熱方式主要有兩種:血管擴張,把熱帶到皮膚,讓熱可以散發出去;以及把汗水排到皮膚表面,藉由蒸發使皮膚冷卻。當這些機制失效時,我們就會死亡。這聽起來直接了當,卻是個一連串崩壞的複雜過程。

當中數的病患體內溫度上升時,心臟和肺臟都會更用力運作,以保持擴張的血管充血。到某一刻,心臟會無法繼續維持。血壓下降,引起暈眩、腳步不穩以及口齒不清。鹽度下降,肌肉痙攣。許多病人意識不清,甚至陷入譫妄,並不會意識到自己需要立即協助。

Matthieu Paley

當血液湧向過熱的皮膚,流入器官的血液會減少,因此觸發各種會破壞細胞的反應。有些病患在體內溫度僅攝氏 40 度時就死了;有些人即使體溫高達攝氏 42 度,還能撐好幾個小時。非常年幼的人和年長者的預後通常比較糟。即使比較健康的長者,也有很明顯的劣勢:汗腺會隨年齡縮小,也有許多常見藥物會使感官變得遲鈍。患者通常不會覺得口渴到需要喝水。身體不再流汗,因為體內已經沒有多餘的水分;相反地,有時候還會發抖。

此時,比較虛弱的人可能會心臟病發作,但身體好一點的可能會持續出現視野狹窄、幻覺等症狀,或許還會想脫掉衣服,因為神經末梢會變得極度敏感,使衣服感且來就像砂紙。這時候,昏倒是一種解脫,因為血管已經開始失常。接著失常的可能是包括心臟肌肉在內的肌肉組織。一旦消化道開始滲漏,毒素就會進入血液,引發循環系統最後一搏的大規模凝血反應,會更進一步危害重要器官――腎臟、膀胱、心臟。死神已在不遠處。

Saumya Khandelwal, New York TIMES VIA REDUX

2003年夏天,有一片高氣壓籠罩西歐與中歐好長一段時間。地中海上方這個過熱的巨大漩渦氣團,阻擋了較涼爽的大西洋空氣進入,時間長達數週之久。在法國,溫度持續上升,最高溫來到驚人的攝氏40度,為時長達八天。隨著熱度上升,開始有人死亡。

醫院很快就無法負荷。太平間滿載,只好由冷凍貨車和菜市場的冰櫃接手。訪視照護員發現客戶倒在地板上,或死在扶手椅上。警察被叫來破門,「沒想到卻發現門後方的屍體,」法國急診室醫師協會主席派屈克.沛盧回憶道:「非常恐怖。」

這波熱浪最終造成法國超過 1 萬 5000 人死亡。義大利更慘,將近 2 萬人死亡。整個歐洲大陸有超過 7 萬人死亡。這是歐洲 500 年來最熱的夏天,科學家後來判定,這顯然跟氣候變遷有關。

在科學家歸因為與全球暖化相關的許多氣候威脅中――包括更猛烈且破壞性更強的颶風、乾旱、海平面上升、更長的火災季――熱浪變多是最直觀也最直接的。從全球角度來看,過去六年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在歐洲已證實,可怕的 2003 年夏天並不只是統計上的異數:從那時開始,大規模熱浪已經襲擊歐洲五次, 2019 年還打破了六個西歐國家的歷年溫度紀錄,包括法國的攝氏 46 度。

SAMUEL BOIVIN, 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當然,全球暖化的終極解決之道,是大幅減少我們的溫室氣體排放。如果我們徹底失敗,到了 2100 年,美國與熱相關的死亡人數就可能達到每年超過 10 萬人。其他地方受到的威脅更大,比如根據最近研究結果,印度的死亡人數可能高達 150 萬。而就算我們真的抑制排放,地球仍會持續暖化數十年。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經啟動,一定會從根本改變地球上大部分人類的生活方式。

就算不致命,極端高溫也有很惡劣的影響。研究人員已經把較高的溫度和更容易發生早產、體重不足和死產胎兒連結在一起,而熱衰竭會影響情緒、行為和心理健康。燥熱的天氣會使人更加暴力,讓孩子的考試成績變差,使生產力縮水。國際勞工組織預測,到 2030 年,高溫將使總工時縮減 2.2% ,相當於流失 8000 萬個全職工作,而大部分都將發生在低收入至中等收入國家。即使在富裕國家,低薪的戶外工作者――如營造業或農業工作者者――也會受到強烈衝擊。到了2050 年,在美國東南部的高溫與溼度,很可能會使整個生長季「對於以現行工法從事農業工作的人變得不安全。」研究人員在報告中指出。

過去 1 萬年來,人類和其農作物及家畜在一個相當限縮的氣候棲位中演化,以將近攝氏12.8度的年平均溫度為中心。我們的身體能迅速適應更高的溫度,但我們能容忍的熱度和濕度還是有限的。

即使是最強健、最能適應高溫的人,若暴露在攝氏35度的「溼球溫度」幾小時候也會死亡;溼球溫度是一種將蒸發的冷卻效果納入考量的溫度與溼度綜合測量方式。在那樣的溫度下,空氣很熱且潮溼,無法繼續吸收人類的汗水。在這種狀況下,走一段長路都可能會要人命。氣候模型預測,大約在未來50 年內,南亞和中東部分地區的溼球溫度會經常超過關鍵的攝氏 35 度基準點。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2020年一篇驚人的研究,到了那時候,全世界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分布在非洲、亞洲、南美洲和澳洲――會生活在感覺像是今日的撒哈拉沙漠這樣的地方,夏季平均高溫超過攝氏40 度。數十億人口將面對艱難的選擇:移居到氣候比較涼爽的地方,或留下來適應。撤退到有空調的室內空間顯然是一個變通方式――但以其目前的型態而言,空調會助長地球暖化,而且對許多最需要的人來說,根本就負擔不起。極端高溫的問題,很要命地是跟更大的社會問題密不可分,包括能否取得住屋、水資源和健康照護。

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是美國最熱的城市,每年有超過110天的溫度在社37.8度以上。不意外的是,這裡記錄到的熱相關死亡數量也經常是最高的。2020年,根據其法醫辦公室的紀錄,馬里科帕郡的熱相關死亡事件數量高達破紀錄的 207起。該郡法醫辦公室依法必須調查所有非自然死亡事件,包括與溫度有關的死亡事件。

法醫辦公室的調查主任梅蘭妮.勞斯說,接獲可能是熱相關死亡案件的通報時,她的部屬會先去訪問了解死者近況的人。他或她是否有流汗?是否有抱怨頭痛或噁心?當時在庭院工作嗎?「我們想要查出,」勞斯說:「是什麼事件造成他們這個生命轉折。我們想知道是否有其他可信的死因。」

在死亡現場,調查員會測量屍體和房間裡的溫度。(最高的室內溫度是 2017 年的攝氏62.8 度。)他們會從受害者的眼球中抽取玻璃狀液做化學分析。細胞在高溫下腐敗得很快,勞斯解釋說:「但眼球是受保護的空間。」化學家和醫師會分析玻璃狀液,以判斷死者是否有脫水、高血糖或腎功能衰退――這些都會增加受到熱影響的程度。

馬里科帕郡的熱相關死亡案例中,約略超過半數是發生在戶外,大部分是遊民。室內死亡案件則有許多是發生在活動房屋中,這種住宅的隔熱很差,很難降溫。在比較貧困的國家,情況則更糟。

WILLIAM DANIELS

在印度,當溫度超過攝氏 40 度時,政府機構就會建議大眾留在室內,飲用冷水。但是對於上千萬個家中比外面還熱的民眾來說,這種建議沒什麼幫助,他們沒有電,無法使用電扇或噴霧器――只有 8% 的印度家庭有空調――還有一些人,就像娜爾.賈汗,連家都沒有。

36 歲的賈汗生活在戶外,在南德里的一座公園住了一輩子。每天早上,她把自己微薄的家當堆在一旁,然後跋涉到一處建築工地去工作。就算氣溫達到攝氏 48 度,她還是得工作。就像其他數百萬名領日薪的勞工一樣,她若是翹班,就餵不飽她的三個小孩。「我回家後,」她說:「連洗個澡、清理掉灰塵污垢並涼快一下的水都沒有。」她的飲用水水源遠在超過1.5公里外的地方。

賈汗的丈夫拉人力車,但營養不良又脫水的他,常在酷熱中昏倒。賈汗的妹妹阿芙莎娜和三個孩子,靠著在人行道上鋪墊子休息或睡覺勉強應付。「經過的汽車會帶起一點微風。」阿芙莎娜說。但人行道通常要到大約凌晨 2 點才會變涼。

在鳳凰城,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大衛.洪都拉研究持續的都市高溫對社會與健康的影響。他近期都在這座城市熾熱的水泥柏油鋪面上四處踏查,以找出最合適的地方,種下成千上萬棵可以遮蔭的樹――這是世界各地都市對溫度日益升高的應變方式。「少暴露在高溫中,就能降低風險,」洪都拉說: 「但我不認為我們應該仰賴種樹來避免民眾被熱死。」被問及怎樣才是更恰當的因應措施時,他毫不猶豫地說:「讓空調變得更容易取得。」

圖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 No.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