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氛薰陶的歷史

在追尋「液體黃金」的過程中,數個世代的印度匠人成為了香氛的煉金術師。主掌這個古老的商業活動的是「阿塔爾薩茲」,也就是調香師,他們向黃家煉金術師般,運用香氛進行誘人魔法。

撰文:拉奇娜.薩契森 PHOTOS: TUUL AND BRUNO MORANDI

早在日出前,第格.辛格就抵達了恆河邊的花卉農場。他繞著玫瑰巡視,在最香的時刻摘下花朵,然後將粉紅色花瓣扔進肩上的黃麻袋。當第一束陽光掠過河面時,35 歲的辛格已經騎上摩托車,將收成送到小城卡瑙傑,印度的香水之都。四百多年來,卡瑙傑運用經時間考驗的蒸餾法,製作稱為阿塔爾的植物香氛油。迷戀香氣的古印度文化中,阿塔爾廣受蒙兀兒皇室及民眾喜愛,最近也讓新一代體會到它性感香氣的魅力。

阿塔爾不像現代香水是以酒精作為載體,因為酒精便宜、中性而且容易擴散香氣。傳統上阿塔爾是使用檀香油,因此具有油性,而且皮膚很容易吸收。在皮膚上滴一滴阿塔爾,迷人的香氣可以維持很久,有時甚至能維持好幾天。阿塔爾有各種調性,包括濃郁的花香、木質、麝香、煙燻或草本,無論男女都愛使用。在寒冷的季節,可以使用丁香、豆蔻和番紅花等散發溫暖香氣的阿塔爾;在較溫暖的季節,則可以使用茉莉、岩蘭草和萬壽菊等帶來涼爽香氣的阿塔爾。

卡瑙傑還生產神祕的「米蒂」阿塔爾,它帶有雨後泥土的芬芳,那是因為蒸餾過程中使用了窯燒沖積土。另一款令人嚮往的作品「沙瑪瑪」,則是由四十多種花卉、藥草和樹脂蒸餾混合,費時數天製作以及數月熟成。一些歐洲的香水公司在製作現代香水時,會使用玫瑰、岩蘭草、茉莉等香氣的阿塔爾,作為令人著迷的基底。

在卡瑙傑的主要市場巴拉市集的狹窄巷弄中,商店裡塞滿了裝著阿塔爾以及稱為「如」的香精油的玻璃瓶,一瓶比一瓶好聞。男士盤腿坐在蓬軟的地墊上嗅聞小瓶子,並用沾了精油的超長棉花棒輕觸耳後。主掌這個古老商業活動的是「阿塔爾薩茲」,也就是調香師,他們像皇家煉金術師般,運用香氛進行誘人魔法。

「世界一流的調香師都曾走過這些狹窄巷弄,穿越爛泥和牛糞,以取得卡瑙傑的阿塔爾。真的沒有什麼比得上它。」仍在此處營運的傳統蒸餾廠之一 M.L. 拉姆納瑞恩香水製造公司的第五代合夥人浦蘭久.卡浦爾說。

第格.辛格抵達卡浦爾的倉庫並卸下花朵,倉庫是個露天庭院,用來當作蒸餾廠。卡浦爾的阿塔爾專業師傅拉姆.辛格把花瓣舀進銅製的蒸餾器,然後加水蓋過。扣上蓋子前,拉姆.辛格用黏土與棉花混合成的糊狀物包覆容器邊緣,它會變硬並且緊緊封住。在花瓣混合物開始熬煮後,飽含玫瑰香氣的水蒸氣會從蒸餾器經由竹管流向裝有檀香油的銅鍋,讓檀香油迅速吸收。

在第格.辛格的玫瑰花瓣變成阿塔爾所需的五到六個小時間,拉姆.辛格在蒸餾器和銅鍋之間來回走動,測試水溫並聆聽蒸汽所發出的嘶嘶聲,以判斷是否要添加柴火。「我從小就一直在做這個。」50 歲的拉姆.辛格說。

為了達到預期的濃度,隔天會使用另一批玫瑰花瓣再重複一次流程。這個步驟完成後,玫瑰阿塔爾會裝在可以吸去水分的駱駝皮瓶子中熟成數個月。完成的玫瑰阿塔爾就像是液體黃金,1 公斤可以賣到 3000 美元。

今日,卡瑙傑大部分的阿塔爾最後會輸往中東,或是印度的地區性穆斯林社區。在蒙兀兒皇帝沙賈汗於 17 世紀建立的舊德里月光市集中,古拉布.辛格.久里馬爾這家老店如今既販售阿塔爾,也販售現代香水。在週五的禮拜和開齋節等節日前,店內幾乎總是擠滿了男性穆斯林,找尋用來妝點自己的阿塔爾。然而當地市場不足以支撐卡瑙傑的蒸餾廠,許多蒸餾廠不得不收掉或轉型仿製西方香水。

儘管如此,卡浦爾還是很樂觀。他花很多時間宣揚阿塔爾的傳統以及卡瑙傑的植物風土特色,以尋求國際頂級香水公司的注意。「西方的品味正逐漸轉向東方。」他說:「〔西方〕一般偏好清爽的柑橘調性,不過現在你會發現像迪奧、愛馬仕等龍頭公司,當然還有中東的香水公司,都開始採用玫瑰和沙瑪瑪等奢華的香氣。」

或許阿塔爾最著名的全球大使是詹薇.拉科塔.南登,她出生在香水盛行的城市勒克瑙,在歐洲受訓七年成為調香大師後,於印度果亞和法國巴黎開設香水圖書館。她提煉的香水是詩歌、獨特性與科學的綜合體,她每年會創造一到兩款新香水,而阿塔爾是她所有作品中的重要元素。

「阿塔爾會與靈魂對話。在狹小空間裡的所有爐火和煙似乎都是天啟,但也是真實而美麗的。」她說:「你無法在歐洲的實驗室裡將它重新創造出來。」

瓶子裡的芳香

在齋浦的一間店裡,以水晶瓶展示著來自卡瑙傑的高級阿塔爾。卡瑙傑位於恆河附近的沖積平原上,非常適合種植如茉莉和玫瑰等香氛植物,這些植物可經蒸餾製成各種香水。

圖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 No.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