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水歌頌了時間

年度藝術盛事Art Basel Hong Kong今年於三月底在香港畫下句點,除了各方藝術家的作品齊聚一堂百花齊放,有一百四十年歷史的瑞士奢華腕錶品牌AUDEMARS PIGUET(愛彼錶)與藝術家Sebastian Errazuriz共同打造的迎賓室吸引了我們的目光。

生於智利,長於倫敦,目前立足紐約,Sebastian Errazuriz是藝術家、設計師也是行動家,其創作風格來自一連串發想的過程,挖掘日常生活所見並以新的角度去看待,許多作品都像是以藝術為名的社會實驗—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公園埋下1,100個純白十字架,其數字代表的是紐約每週的平均死亡人數;用飛機在空中懸掛「DEATH IS THE ONLY CERTAINTY IN LIFE」布條;2010年智利礦坑災害還在進行搶救之時,回到家鄉在一棟33層樓高的大樓點亮室內燈形成十字架,照亮夜晚也喚起智利市民一同祈禱;探索家具形體的可能性,2012年則以埃及將往生者送進大海的葬禮之傳統為靈感,打造一具棺材快艇。他既幽默也嚴肅,自信十足又充滿好奇心,因此他的設計沒有界線,他的美學無法定義。2015年1月,Sebastian Errazuriz包下紐約時代廣場的動態廣告牆發表作品「A Pause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與底下不夜城游走的人們相對的,滿是他本人不斷打著哈欠的影片。

時間無形也無情,卻在大自然留下美麗的證據。Sebastian Errazuriz以 在AUDEMARS PIGUET老家Le Brassus所見的冰天雪地與腕錶工匠的工作環境為靈感來源,冰與水為主角,水滴是自然的脈動與時間的隱晦提示,像我們的心跳,也像鐘錶的滴答聲。「我希望每個看到這些裝置藝術的創意工作者都能因此獲得激勵,對於何謂莊重、美與精準有更高的標準」,佈滿三角冰柱的隔音室、鑽石與光線交織的萬花筒、重現工匠製錶時窗外風景的冰柱裝置,Sebastian Errazuriz巧妙地將自然純粹之美用時間推進的概念連結到AUDEMARS PIGUET一絲不苟的製錶工藝,平衡了造物者流動之美與人工粹鍊之奢華,驗證藝術形式不受價值所囿的精神。曾經在2012年受《PPAPER》專訪的Sebastian Errazuriz這次再度受邀,與我們談談與AUDEMARS PIGUET合作的經驗。(Clyde)



圖文摘自:PPAPER Issue 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