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另一個天才數學家的養成

今年國際數學家大會把菲爾茨獎(FieldsMedal)同時頒給了另一位,現任普林斯頓數學系教授Manjul Bhargava。對Manjul 來說,數學就是音樂和詩歌,跟生命一樣的自然而美麗。出生在加拿大的漢米爾頓,父母是印度移民, 雖然已經四十歲, 但長得像一十八,Maryam Mirzakhani 也好漂亮,膚質極為細膩,數學家好像都能抗衰老,難道數字是一種養顏秘方?

Manjul 研究「數論」,所謂數論,乃探討所有數字的關係,被喻為最純粹的數學,也是最無法在生活中實用與驗證的數學,數論是像費馬、梅森、歐拉、高斯、勒讓德、黎曼、哥德巴赫……等這些都是宇宙無敵的大猜想,從初生就搞不清楚父母是誰的那種艱澀,數論雖然複雜,但卻是催生以後大量新思想和新方法的起點與根源,如果沒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要如何捕捉稍縱即逝的蛛絲馬跡?幸好有音樂。Manjul 他從小學習敲鼓,也學西塔琴(sitar)、吉他和小提琴。學生時代發現,印度詩歌的節奏,是非常「數學」的,不同的節拍構成旋律,組成各種長長短短的音節,後來發現最優美的旋律剛好就是費氏數列(Fibonacci Sequence)的結構,也就是「黃金分割」的比例──最漂亮與無懈可擊的。Manjul自承學音樂帶給他關於數學的靈感,對他來說,數學絕不是排列整齊的一串數字,而是像旋律一樣佈滿空間,到處都是,而且隨時間移動,起起伏伏。最近,Manjul 研究的橢圓曲線(elliptic curves), 將是證明費馬最後定理的關鍵指標,這一切,都從音樂而來。


圖文摘自:潮人物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