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人生旅程Amazing Journey

走上職業高爾夫之路是龔怡萍的人生意外旅程,跟她喜歡的簡單宅居生活完全不同,但重來已晚,她決定以自己的方式快樂地走下去。

Text by Nick Lin Photos by Alex Hsu Costume by Mickey Chen Makeup by Alice

台灣有幾位活躍在LPGA 的球員?除了曾雅妮,龔怡萍應該是大家所會提到的另一位,但只是熟悉名字而已,對她這個人一無所悉,因為她只會出現在比賽場上,那是她上班的地方,有關她的報導不多;下了班之後,你也不可能在公眾場所遇到她,遇到了也不知道她就是龔怡萍。

長期居住在美國德州達拉斯的她,平常深居簡出,個性又男性化,常常自己在家搞些台灣味的飯菜,乾脆就不出門了。每年LPGA 賽程回亞洲的兩個時段,就是她回台灣解鄉愁的時刻;她不上大館子,逛夜市吃小吃就是她的最大滿足,連十多年沒吃到的土芒果,她都可以一口氣吃四個,這跟她旅遊世界各地比賽所看到的繁華生活,好像是兩個極端的世界。是個性使然,也可能是職業球員私底下渴望簡單的心態,讓龔怡萍放下球桿就想躲回她的世界。

這次的拍攝時間正好是在她打完亞洲系列賽要回美國前,本來回台也都只待在高雄家中的龔家人,父母與她特地北上,隔天還要參加建大在自行車展的簽名會。平常像運動員不愛化妝的龔怡萍,身高與五官是有當模特兒的本錢,在化妝師與造型師的聯手打造下,站在照相機前擺姿勢或是微笑都很到位,還不時請工作人員用手機幫她拍照,心中愛美的本性還是很女生;隨著攝影師的要求,她甚至可以一直保持相同的微笑且頭不會動,這種維持頭不會晃動的本能,可能就是高爾夫職業球員的本能吧!

意外旅程的起點

龔家人會移民美國,起始於一個很會念書又有主見的哥哥,雄中還沒畢業哥哥就要出國念書了,他一個人在洛杉磯念了五年多後,龔家人決定移民過去讓全家在一起,而當時只有15 歲左右的龔怡萍,跟著家人就去美國了;剛過去的時候,學校九月才開學,她就跟爸爸每天耗在球場裡,打著打著就開啟了她的興趣,而這就是她神奇高爾夫旅程的起點。

話題一起,本來龔家兩老一人拿著一台ipad 在打發時間的,分別放下它們,開始談起了女兒的高爾夫事蹟。龔爸爸說:「Candie 的高爾夫是跟男生打出來的,當時南加州沒有高中女生校隊,所以她就加入了男生隊伍!」龔怡萍在去美國前,剛好在台灣打了一場在南寶舉行的高協比賽,她根本才學球而已,打的成績是400 桿有找,當時的洪沁慧都已經是70 幾桿的實力了。

到了美國,龔怡萍因為有興趣,所以龔爸幫她請了一位地方教練,開始了比較有系統的學習,但算不上是什麼高手或天才,她有的或許是執著與耐寂寞的本能吧?可以一個人一直練球,不需要跟其他球員打屁聊天。還是,她有什麼贏球的本能吧?龔爸爸說:「她去美國的隔年三月就在洛杉磯比賽拿下冠軍,接著就開始一直贏,一年幾乎拿回十幾個杯子,我家的冠軍櫃擺得滿滿的;上次搬家時我一個個看,每一個都有它的背後故事,當然也像是標價,花了我們多少錢,哈哈!」

漸漸地,龔怡萍變成洛杉磯地區的無敵手,也在全美業餘圈闖出名號,在以韓國人為主的亞洲球員中,她是唯一來自台灣的球員,而且是自己主動想打球的。龔怡萍進入高中後,成績表現得相當好,只輸給那位高大的隊長,其他的男生還不如她的表現,由於她是唯一的女生球員,於是編制男生隊伍內;出去打團隊賽時跟男生打同樣的梯台,成績也常被撿入男生團隊內,有一次還遭到其他隊伍的抗議,最後還是自己的教練去爭取回來的;試想一下,平常訓練跟男生一起,比賽也跟男生競爭,龔怡萍回來打女生的比賽幾乎沒有敵手了。龔爸爸回想說,有一次那些高中隊友回來找她打球,那天下著大雨,她還是跟著那些男生下去拚,她就是不想輸給人家。美國的青少年比賽多安排在寒暑假,學期中偶爾也有比賽,龔爸龔媽就變成了司機與褓姆,帶著還小的怡萍跑遍美國各地比賽,簡直像是一部車「兔」全美國,從小就讓龔家人過著類似巡迴賽的生活。龔爸最多開過50 小時的車子,整個腿都麻痺了,四處找廉價的旅館跟餐廳,一場比賽出去,三個人至少都要兩千美元以上的開銷,而女兒也很爭氣,常常帶著冠軍獎盃離開。最後還打到AJGA 全美青少年冠軍,頒獎的晚宴上看著女兒上台發表感謝致詞時,兩老覺得再辛苦都有回報了。

龔怡萍

> 生日:1981 年08 月08 日
> 身高:168 公分
> 出生地:高雄
> 轉入職業:2001 年
> 職業冠軍:2003 LPGA 武富士精英賽、2003 美聯銀行LPGA 菁英賽、2003 國家農場保險菁英賽、2008 韓亞銀行錦標賽

走上職業之路

憑藉著在高中時代的名氣,龔怡萍成為各大學校隊的爭取者,後來她挑選離家近的南加大。進入美國大學高爾夫校隊,NCAA 對球員的課業要求更嚴格,成績不達基本要求不能出賽,不能出賽對校隊是損失,所以有專人幫你做課業加強,到了半夜都不能休息;以台灣的習慣說法是,早上去學校上課、下午練球、晚上去補習班、考試在車上考,這就是龔怡萍的大學生活。如果能撐兩年已經算是很厲害了,而這也是大部分的美國球員念兩年就休學的原因,因為課業真的很重,必須在念書與打球上做抉擇。

龔怡萍上了大學就開始跟李德貝特在棕梠攤的一位教練合作,常常要飛去佛州上課,那位教練鐘點費要500 美金,但是看中龔怡萍的未來做了優惠,後來龔怡萍在職業上的5% 獎金回饋,算是對教練眼光的回報,兩人合作了十年多,直到去年才結束。龔怡萍在大學時的高爾夫表現依然搶眼,更在2000年、她大一時拿下全美的公眾球場錦標賽冠軍,大二念完時她決定轉職業了。一個原因是課業太重,龔怡萍笑著說:「我自認不是念書的料,都記住所念的東西,進大學有過兩年的體驗也就夠了。」另外,在大二的時後因為有機會打過一場LPGA 的比賽,她認為自己狀況不是很好就打到20 多名,讓她有信心休學轉職業。

同年、2001 年,她去考了LPGA 的資格賽,前四輪都還領先,最後一天卻把賺的幾乎花光,落到14 名之外,最後吊車尾要跟其他三人打延長賽爭取最後的兩個名額,仍是敗陣變成備取第二名,取得了半卡的資格。

2002 年時的LPGA 巡迴賽還是以美國本土為主,一年大約有30 幾場比賽,不怕辛苦的話,開著車子也可以一站接一站、一州跨一州去,龔家好像又回到青少年時代的車旅生活,當然龔爸與龔媽也復出幫忙了,連很會念書的哥哥也來客串桿弟半年,就是要幫助剛起步、沒有贊助的妹妹。

拿著半卡的龔怡萍,大概每一場比賽都只能去打星期一的資格賽,爭取那兩個名額,未來充滿著不確定性,打完一場是否要往下一場去都不知道。她的唯一機會就是把握僅有的機會,努力打出好成績,以更好的累積排名來增加參賽機會;而龔怡萍職業路上的這個起飛機會,原本卻不是在她的規劃之中,因為那是在夏威夷的一場菁英賽,名額有限而龔怡萍又是半卡新人,根本就沒想去報名那場比賽;結果,她當時的球具贊助商人員問她怎麼不去打,因為另一位後補更後面的人已經可以打了。這個消息驚醒了龔家人,也為龔怡萍的未來帶來決定性的機會,她在那場比賽打出第15 名的成績,回到美國本土比賽也陸續有好成績,一場帶一場越打好,半卡剛好也用半年而已,下半年的比賽她都可以打了,也算是站穩了職業巡迴賽的一席之地。

其實,龔怡萍還差點拿下2002 年的新人獎,只可惜因為年初的半卡資格,讓她的參賽場數比真正的得主少了許多,而她們最後贏龔怡萍也只有幾分而已。

職業倦怠再出發

2002 年的新人年漂亮成績,讓龔怡萍想要再加強自己的戰力,尤其是開球距離,於是她在球季完去亞利桑那的訓練中心加強體能,把自己練得像女金剛,比現在的她還大隻;而這樣的自我投資,也幫龔怡萍拉出職業生涯目前的最高點,那一年她拿下了三勝,還風光地應信用卡贊助商的邀請,回台灣參加了台灣長春賽的表演賽。那也是大家比較有機會認識龔怡萍的一次,因為這位南台灣姑娘出國前並沒有什麼名氣,在美國出名後跟台灣也沒什麼聯結,戰績很好卻沒什麼贊助商,尤其是台灣的廠商。

龔媽媽說:「老美都很訝異我們沒有什麼贊助商,因為大家看到韓國球員成績也沒比較好,卻全身上下都是看不懂的韓國字,連超商都加入贊助;我們身上的贊助除了先前的信用卡,前後兩家都是在美國打市場的台灣輪胎公司,目前的建大輪胎與我們又續約,起初也是我們的外國經紀人越洋找到建大的。」

看著韓國球員坐擁更多的贊助,龔怡萍是有些羨慕與抱怨,只是巡迴賽一層不變的生活,她好像從小就是過著這種生活,從青少年、大學到轉職業,生活場所就是球場、練習場、旅館、飛機,遇到的人就是球員、賽務人員、桿弟、攝影師,她已經不快樂了,加上成績沒有辦法突破,她想離開職業圈了。

於是在2007 年、轉職業的第六年,她暫停了出賽,龔怡萍說這是職業球員的七年之癢,回到台灣的高雄老家,兩老也跟著回來。在那期間,三個人到處去旅行遊玩,也沒有人勸她要再回來,因龔怡萍的辛苦兩老看在眼裡,也都一同走過,他們只要女兒快樂過生活,不一定靠打球賺錢。反倒是,如果可以找個可以嫁的男人,不需要多富有,可以跟兩老溝通,可以養她就好了,球員生活就隨緣了。

這種倦勤或是情緒的反撲,在高球圈非常多,尤其是在韓國球員身上,她們很多是被家長逼來打球的,等到完成父母夢想後就想脫離;不同的是,龔怡萍是自己想打球的,龔家兩老並沒有高爾夫夢,龔怡萍如果要回來也是看她自己。在自我放逐的那段期間,龔怡萍球桿都不碰了,但是她一直在想,「如果我不打球能做什麼呢?既然老天爺給了我打球的天分,怎麼不好好再利用下去!」

或許,老天爺不只給了她天分,還適時給了她回來的機會,2007 年的Lexus 盃亞洲隊爭召她,已經好幾個月沒碰球桿的龔怡萍,卻意外地在那場對抗賽屢敗對手,讓她回到LPGA 的信心大增;甚至在2008 年,她還拿下職業的第四勝,在韓國拿下韓亞銀行那場比賽的冠軍,算是職業生涯的另一小高波。

現在,距離上一個小高波又約是七年了,這次的龔怡萍沒有倦勤的逃離,她笑說自己像個老公務員,已經沒有什麼新鮮事了,也知道只能做這行到退休;但她的心態不是消極的,她想在可以承受的情況下讓自己更好,世界第一不在她的想像中,因為那要犧牲的代價太大,不是她所要的生活。反倒是,她在職業生涯的這階段,把代表台灣出賽的兩個隊際賽當作是目標,一個是今年的國際皇冠盃八國對抗賽,她已經取得資格,也期待跟台灣的戰友們並肩合作,看看能交出多好的成績;而另一個中程目標、可能也是職業生涯的句點,就是代表台灣打奧運高爾夫,龔怡萍說:「奧運是大家從小看到大的最大盛會,身為高爾夫球員,有機會參加其中的賽事,所代表的意義是無可比擬的。」

龔怡萍的高爾夫際遇,像是一場意外的人生旅程,或許起點不是計畫中的,但這個意外讓她發掘了自己的天分。她順著天分與努力,搭上了這部職業列車,看盡了沿途的美好風景,也付出了孤獨的代價;她曾經選擇下車,但她並不討厭這種旅行生活,休息了一陣子就又上車,車上換了一批新的乘客,原來的老面孔也越來越少了,這就是高爾夫、也是人生,想當初她上車時也是個新乘客;或許,在看過奧運這一站後,又會有新的風景吸引龔怡萍再坐下去,未來是充滿著驚奇與期待的。


文章摘自:OneGolf 玩高爾夫3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