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殺傷力比皇帝還大 勿輕忽小魚刺!

陶短房 著

做大臣的通常只有一個大老闆,那就是皇帝(或者皇帝一家),不論是忠是奸,他所做的一切,也總是繞著皇帝打轉。

做忠臣的,自然要力保皇帝,好確保大河有水小河滿,讓自己也沾光受益;做奸臣的,也還是要在皇帝身上下功夫,好讓自己變成那條大河。

當然,對於可能幫自己一把的同僚,或可能成為自己絆腳石的同事,他們還是很重視的。不過對於那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就往往掉以輕心,認為這些人沒什麼了不起,犯不著在他們身上白費功夫。

這可是大錯特錯了,別看小人物成事或者不足,敗事可絕對有餘。

小魚刺也能噎死人

「各自為政」的成語典故相信不少人都知道,那個宋國大臣華元在歷史上可是個出了名的大政治家、大戰略家,但就為了打仗前捨不得讓自己的司機上桌一起吃飯、在宴會上多擺雙筷子,結果打仗時候這位司機玩了一把損人不利己,硬是指揮車開敵人陣地上去了。多虧那會兒還講究優待俘虜,最後華元還是給放回來,撈到個補救的機會,可是大多數被小人物扯後腿壞事的,就沒有華元的運氣了。

楚國的春申君黃歇,闖過多少大風大浪,最終卻被一個不起眼的管家算計得滿門抄斬。唐代的名臣宋申錫,那些手握兵權的跋扈太監都拿他沒轍,最終卻讓一個被認為沒出息、在自己手下當個編外文書的故人之子給出賣得一輸到底。戰國時晉國的郤家,三卿五大夫,軍政一把抓,連最強大的楚國也被他們打得大敗,最終卻被幾個終日褻玩的弄臣惹了個滅門。這些個躊躇滿志的大人物在壞事之前,多半都能聽到幾聲好心的提醒,而他們大多不屑一顧地從鼻子裡「哼」那麼一聲,丟下句輕飄飄的「此豎子何能為」之類狂話,最終把小命送在這些他們看不起的「豎子」手裡。

如果說大臣好比一個巨人,那麼小人物就好比一根根魚刺,魚刺雖然不起眼,一旦不留神,照樣可以把巨人噎死。

就別說這些正做著、謀著大事的了,人生有浮沉,伺候皇帝,誰也保證不了有個高低起落,給弄個丟官去職什麼的。這時候小人物的殺傷力,往往比皇帝都大,甚至皇帝本來不想太難為你,結果你還是逃不過大難。

防備之心不可無

北齊有個大臣祖珽,才華蓋世不拘小節,卻被皇帝發配到河南光州,原本沒打算太難為他,讓人「關他進牢,反省反省」,誰知道他無心中得罪了光州一個叫張奉禮的中層幹部(別駕,才五、六品的級別)。後者引經據典,硬是考據說「牢」就是「地牢」的意思,結果二品大員祖珽在地牢裡把兩隻眼睛都給熬瞎了。更耐人尋味的是,這位差點被魚刺噎死的祖珽,幾年後自己也成了被人看低、看扁的魚刺,噎死了更大個的政治龐然大物——家裡出過一個皇后、兩個太子妃、一個大丞相、一個大將軍,娶過三個公主的執政大臣斛律光。

南宋的大權臣賈似道,因為姐姐給宋理宗當了貴妃,惡貫滿盈之際,宋朝當權的太皇太后也沒打算殺他,只是讓他離職反省。結果一個跟他有宿仇的小人物鄭虎臣硬是想盡辦法撈到押解他去反省地的差事,然後在半道上結果了這個大人物的性命。鄭虎臣的官職,不過是紹興縣人武部部長(會稽縣尉),但時機到來,一樣可以噎死賈似道這樣的政治巨人。

其實魚刺這東西,只要小心防備,是絕對噎不到人的。華元、黃歇這些位,把肚皮裡對小人物的藐視放在臉上嘴上,卻又不屑特意防備,唯獨丟了大人物臉面,才落得被魚刺噎死的下場。

像賈似道那樣的就更活該了:平時依仗權勢胡作非為,傷害了小人物自己都不記得,一旦風水倒轉,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賈似道那就算不冤了,好歹殺他的鄭虎臣也算有個名字留下,五代十國時閩國寵臣薛文傑恃崇亂政,搞得民不聊生,敵國來犯,當兵的都不肯出戰,非要國王把薛文傑送給他們洩憤才出兵。這國王不捨得也得捨得,就派人拿囚車送薛文傑到前線,偷偷私下交代「三天後我就特赦你」結果押送的阿兵哥不知怎麼聽見了,不惜一切推著囚車狂奔,硬是在兩天內把薛文傑送到前線。等皇上的特赦令下來了,薛文傑的腦袋也已經在兵營門口掛了一天了。

莫輕視了小人物,讓魚刺噎死,可就吃啥都不香了。

公關達人筆記簿

「皇帝公關學」講的雖然主要是如何應對皇帝、皇族、官場上的政敵或同僚,但某些名不見經傳、根本連皇宮大門都沒邁進過一步的小人物,有時候反而也會成為你一生成敗的關鍵;戰場上只要一個小人物倒戈,可能就會造成致命的傷害,官場上一個小人物玩手段,可能就會讓你在皇帝面前永遠也開不了口。所以,即使是小人物,也切記要善待、尊重,免得哪天惹禍上身,怎麼死的都還不知道。

文來源:皇帝公關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