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波 24 書網
所有於www.24reader.com購買之書籍請於閣下的 智能手機 或 平板電腦 上閱讀。[ 按此瀏覽更多關於支援設備的資料 ]
搜尋

國家地理雜誌 No.209 04/2019

光波書號:278637

出版  :大石國際文化

來源地 :台灣

語言  :繁體中文


關鍵字 :
超級城市 上海 東京 新加坡 科學 人文 台灣雜誌

立即購買
按此線上閱讀。>>
內容簡介
★此書來源地為台灣,更多台灣書籍將於24Reader陸續上架

國家地理學會是全球最大的非營利科學與教育組織之一。 在1888年以“增進與普及地理知識”為宗旨成立的國家地理學會,致力於激勵大眾關心地球。國家地理透過各種雜誌、電視節目、影片、音樂、無線電臺、圖書、DVD、地圖、展覽、活動、教育出版課程、互動式多媒體,以及商品來呈現我們的世界。《國家地理》雜誌是學會的官方刊物,以英文版及其他40種國際語言版本發行,每月有6000萬讀者閱讀。國家地理頻道以38種語言,在全球171個國家進入4億4000萬個家庭。國家地理數位媒體每月有超過2500萬個訪客。國家地理贊助了超過1萬個科學研究、保育,和探險計畫,並支持一項以增進地理知識為目的的教育計畫。
讀者留言
留言含敏感字眼,請修改後再輸入。

城市生活的得與失

 

 

個人自由為上,還是社群利益優先?
要保有社交連結,還是要隱姓埋名?城市生活要我們做出妥協。

撰 文:賈德.戴蒙

 

 

在人類演化的這 600 萬年間,多數時候所有人類和早期人族活得就像是比較進步的黑猩猩,族群密度低,以家庭為單位或小群小群地分散在陸地各處。一直到僅占人類歷史極短暫的最近6000 年,才有一些人類祖先聚居在城市中。但時至今日,全世界已有超過一半以上的人生活在這種新環境裡,有些城市甚至有數千萬居民。

 

都市生活需要妥協。我們或許能獲得很大好處,但也必須忍受很大的不便。在此我們考慮其中兩項:個人自由與社群利益,還有社交連結與隱姓埋名之間的妥協。

 

要了解自由這個議題,先讓我們看看新加坡這個城市。新加坡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微型國家之一,將近600 萬人口擠在720 平方公里的區域裡,人口密度是美國平均的230 倍。這裡是亞洲的金融中心,是全世界航運極其繁忙的海峽上的重要港口,也是夾在印尼與馬來西亞這兩個龐大、強勢鄰國之間的一小片精華寶地。但新加坡絕大部分的用水和糧食都仍需仰賴馬來西亞,因此承擔不起犯錯或惹鄰國生氣。

 

因此,新加坡政府密切監控自己的人民,以確保不讓個人傷害到群體。稽查員挨家挨戶檢查花盆裡的積水,唯恐它們成為孳生病媒蚊的溫床。智慧科技感測器測量(或以後將會測量)每條街上的交通、每輛車的動向,還有每棟建築物的溫度和陰影。他們還即將追蹤每個家庭的用電和用水,並注意哪一家什麼時候沖了馬桶。美國人看到這樣的做法或許會心生恐懼,彷彿喬治.歐威爾的小說《1984》成真了。但對新加坡公民來說,這是他們和政府達成的協議:少一點個人自由,換來第一世界的生活水準、健康和安全。

 

 

 

 

接著看看德國的城市,一樣也是人口密度很高。當地政府對德國人所使用的屋瓦形狀和顏色都有規範;而能不能砍自家土地上的樹,也得視政府規定的樹體大小和樹齡而定。德國人若想取得捕魚執照,必須上完時數很長的捕魚課程,並通過60 道考題的測驗。這麼做對德國社群的好處包括擁有美麗的地區建築、綠色城市、政府對藝術的支持,還有健康的魚類族群。

 

我的家鄉城市洛杉磯,正好就是極端的另一面。個人財產所有者的權力神聖不可侵犯,結果就是大家都隨心所欲,讓很多人跟社區都飽受各種不便所苦。想蓋什麼風格的房子幾乎都沒問題,在地建築特色蕩然無存。綠蔭逐漸消失、溫度升高,地主施工的塵土、噴灑的殺蟲劑,最後都飄到鄰居家去了。想在當地海灣捕魚,隨便誰都可以買到捕魚執照,不會過問任何問題,所以魚類族群自然跟著減少。

 

對新加坡、德國和洛杉磯來說,妥協的後果是不一樣的,因為不同的地理與歷史,也產生了不同的習俗。新加坡的人口密度最高、其次是德國,最低的是美國。中國(大部分新加坡人祖先的故鄉)城市的發展已經有5000年歷史,德國是2000 年,而美國則只有幾百年。中國的傳統農業是共有式的,德國是個人農地緊密相連,而美國拓荒聚落中的家庭則是自給自足、四散各處。這些不同的文化傳承一直延續到今天。

城市生活的另一個問題

 

 

城市生活的另一個問題,是社交連結和隱姓埋名之間的妥協。我從1960 年代就在紐幾內亞的鄉村地區工作,那個地方到現在都還有人過著傳統生活方式,就和西方社會在城市出現前的生活沒有兩樣。紐幾內亞的村民一輩子都生活在出生地,並且有認識一輩子的朋友和終生的社會支持伴隨左右。

 

許多寂寞都市人的第一個反應會是:多麼暖心美好啊!當紐幾內亞的村民移居到城市時,會發現自己身邊都是陌生人,朋友要不是沒幾個或者剛認識,不然就是四散在城市其他地方。最常見的結果就是因孤立而抑鬱寡歡、社會支持降低。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這些都市人也不應該把傳統的鄉村生活方式想得太浪漫。我的紐幾內亞朋友告訴我,那些生活方式其實在社交方面會令人窒息,還限制了個人探索自我潛能的能力。在紐幾內亞的村莊,大家都知道、也一直都在觀察和討論其他人在做什麼。

 

結果,我一位在美國城市住了好幾年的紐幾內亞朋友愛上了城市,因為(就她告訴我的)她可以獨自坐在人行道上的咖啡座,靜靜地看報紙,沒人知道她是誰,不會因為族人來借錢或哭訴他們的煩惱而受到打擾。紐幾內亞人已經學會欣賞現代都市的不透明袋子和褲子口袋等發明,因為這些發明讓他們可以把東西藏起來不讓鄰居看到,這樣買了好東西就不怕被村裡的人指指點點。因此,紐幾內亞人理解村落生活的缺點以及暖心的優點。他們也了解在城市裡隱姓埋名的好處,而不是只知道痛苦的部分而已。

歸根結柢

 

 

歸根結柢,一切都在於妥協。隨著世界愈來愈都市化,我們是否終將被迫接受更多像新加坡那樣的做法?如果想生活在一個安全、健康、富裕又美麗的環境所必須付出的部分代價,是一個會把你家馬桶每次沖水都記錄下來的政府水表,你會如何選擇?

 

 

賈德.戴蒙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地理學教授,也是獲得普立茲獎肯定的《槍砲、病菌與鋼鐵》一書的作者。這篇短文節錄自他即將在5月出版的新書《動盪不安:危機國度的轉捩點》(暫譯,原文書名為Upheaval: Turning Points for Nations in Crisis)。

關於光波|聯絡光波|帳戶設定|忘記密碼|常見問題|私隱條款
客戶服務熱線 (852) 2928 2277 技術支援電郵 ( support@24reader.com )
© 2019 GuangBo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