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波 24 書網
所有於www.24reader.com購買之書籍請於閣下的 智能手機 或 平板電腦 上閱讀。[ 按此瀏覽更多關於支援設備的資料 ]
搜尋

國家地理雜誌 No.199 06/2018

光波書號:275231

出版  :大石國際文化

來源地 :台灣

語言  :繁體中文


關鍵字 :
海洋垃圾 塑膠 環境污染 科學 人文 台灣雜誌

立即購買
按此線上閱讀。>>
內容簡介
★此書來源地為台灣,更多台灣書籍將於24Reader陸續上架

國家地理學會是全球最大的非營利科學與教育組織之一。 在1888年以“增進與普及地理知識”為宗旨成立的國家地理學會,致力於激勵大眾關心地球。國家地理透過各種雜誌、電視節目、影片、音樂、無線電臺、圖書、DVD、地圖、展覽、活動、教育出版課程、互動式多媒體,以及商品來呈現我們的世界。《國家地理》雜誌是學會的官方刊物,以英文版及其他40種國際語言版本發行,每月有6000萬讀者閱讀。國家地理頻道以38種語言,在全球171個國家進入4億4000萬個家庭。國家地理數位媒體每月有超過2500萬個訪客。國家地理贊助了超過1萬個科學研究、保育,和探險計畫,並支持一項以增進地理知識為目的的教育計畫。
讀者留言
留言含敏感字眼,請修改後再輸入。

貪婪 VS. 共同利益

 

 

 

如果團隊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你是願意分享還是自私行事,你會怎麼做?許多人都沒有通過這項考驗。

撰文:狄倫.蕭特曼

 

 

 

為了描述公有地悲劇的論點:個人若取用太多資源,公共資源將會耗盡,攝影師休.克雷奇默爾以照片展示一名將看得到的水全都囤積起來的人,在一片乾枯的荒地上喝著水。

 

 

 

我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的大學部講授心理學課程,課堂上吸引到的學生各有不同關注。但當我提出這個問題:你想讓期末論文額外加兩分,或者加六分?每個學生都豎起了耳朵。

 

 

我告訴學生,有一項測驗可以讓他們額外加分,這個測驗能說明個人在群體中做的選擇之間的關聯性。我解釋,這個測驗是受生態學家加勒特.哈丁所啟發,他在 50 年前的夏天發表文章,描述了所謂的「公有地悲劇」。哈丁說,當許多人為了自身利益而罔顧社會時,產生的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哈丁引用了 19 世紀的慣例「公有地」,也就是供村民放牧牲口的共有草地,藉此警告大眾不要過度開發公共資源。

 

 

我希望學生能看出這個課堂測驗、哈丁的見解,以及地球最迫在眉睫的問題(包括氣候變遷)之間的關聯。我讓他們在額外加兩分或額外加六分之中做出選擇,但其中有個陷阱,我規定若全班超過 10% 的人都選擇加六分,那就沒有人可以獲得任何分數。額外分數可類比成水資源、燃料、放牧草地(源自哈丁的分析)或是任何自然資源。

 

 

根據某些自由市場經濟理論,如果每個人都爭取最大的個人利益,社會將會繁榮興盛。按照這個邏輯,加六分會是學生的理性選擇,就像牧羊人會理性選擇盡可能地利用牧草地一樣。那些把個人消耗最大化的人並不是貪婪,而是懂得運用策略。

 

 

但是當每個人都選擇這麼做時,公共資源就會不堪負荷,社會終將面臨過度捕撈、水資源短缺或氣候變遷。

 

 

解決方案可能很簡單: 如果每個人都能節制消耗,我們就能有永續性。正如我的許多學生所言:「如果每個人都選擇加兩分的話,全班都能加到分。」然而,在我使用這項測驗的最初八年間,總共教了二十幾班,其中只有一班保持在 10%的門檻之下,其他所有班級都沒有加到分。

 

 

2015 年,我的一個學生在推特上發表關於此測驗的推文:「什麼樣的教授會做這種事。」他的牢騷在網上瘋傳,世界各地的人都加入討論:這麼多人選擇加六分,是否表示貪婪和自私是人類天性?

 

 

事實上,大多數人並非如此。但要讓人合作是很困難的,尤其是一大群完全不認識的人。畢竟,如果別人自私多拿了一些(消耗更多水或選擇加六分),為什麼我不能也這麼做?但如果我們全都這麼想,最終我們都會是輸家。

 

 

哈丁認為,教育可能會改變這點,如果我們告訴大眾過度消耗資源的後果,他們可能就不會這麼做了。我一直對這個想法抱持懷疑,當我學生的推文傳遍網路時,一些同事對我說這個測驗已經沒用了(因為學生已經知道它是怎麼操作的)。我笑了,要是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我的懷疑是有道理的,因為即使這個測驗已經廣泛曝光,我的學生仍然無法通過這個挑戰並獲得額外加分。

 

 

儘管如此,我依舊保持樂觀。畢竟我的大多數學生,大約有八成都選擇加兩分,就像大多數人在現實世界中選擇合作一樣。我們之中大多數人想做正確的事,但光是這樣無法解決我們的問題,所以我們需要創新的思路並運用行為科學找到解決方案。

 

 

2016 年,我決定改變規則。為了找出增進合作的方式,我根據探討社會團體的科學文獻,加入了第三種選項:學生可以選擇加兩分、加六分──或者加零分。沒錯,零分。為什麼有人會選擇加零分呢?是這樣的,只要有一位學生選擇加零分,選擇加六分的學生之中就會有一位(隨機選人)失去所有分數,把選擇加六分的總人數減少一人。

 

 

加零分的選項就是自我犧牲;為了幫助群體,學生藉由放棄加分機會來制衡那些過度取用資源的人。在行為實驗中,這種行為稱為利他懲罰,這個專業術語由經濟學家恩斯特.費爾與西蒙.蓋胥特所創造。這兩人的研究闡明,人會願意放棄自身擁有的一些資源,以懲罰群體中表現自私的人,因為他們相信這麼做能讓每個人都能從促進合作中獲益。

 

 

我的學生中,通常每學期只有少數會選擇加零分,而有時只需要這點人數就足夠了。即便只有少數人也能做出巨大改變,也就是說,少數自我犧牲的學生就可以把選擇加六分的總人數降低到 10% 的門檻之下。在我的課堂上,這個額外的選項大幅促進了合作,現在大約有半數的班級獲得額外加分。在我看來,這是明顯的轉變。在我教的班級中,有一些甚至可以在全班都沒有人選擇加零分的情況下達到目的,這表示光是知道有這個選項就可以促進合作。

 

 

儘管這種解決方案在小規模的課堂上也許能發揮作用,難道我們不需要更大規模的行動來遏止氣候變遷這類全球問題嗎?我們確實需要,但原理其實相同,都和集體行為與減少過度消耗有關。例如,最近我開始自願參與公民氣候遊說組織(CCL),該組織倡議一種稱為「碳收費與紅利」的政策。這項政策將使化石燃料費用穩定上漲,並把募集的錢分配給美國家庭(保護家戶免受成本上升的影響)。這個做法讓這種能源在使用上更加昂貴,最終將會減少化石燃料的消耗,所以減少消耗對我們的荷包與環境都有利。CCL 的義工會與立法者見面,並到社區進行外展服務。透過我們的努力(又是集體行為),我們獲得美國國會與大眾的支持。

 

 

當我寫下這篇文章時,三個月大的女兒艾蜜莉雅就坐在我身旁。雖然地球面臨艱鉅的問題,我仍下定決心,想幫助她擁有光明的未來,所以我必須相信,即使是少數人的行動也會帶來重大改變。少數學生可以幫助全班上百位同學在課堂上表現更好;少數做資源回收或堆肥的人可以對其他人的生活方式引發傳染效應;少數政治人物投下的一票,足以改變國家政策和國際政策,進而影響數百萬人。

 

 

生態學家加勒特.哈丁在 50 年前描述的難題到了今天依舊存在:我們的生存,需要依靠每個人以及所有人共同保護共有資源。我選擇用披頭四這幾句睿智又充滿希望的歌詞來提醒自己:「整個世界就是生日蛋糕/所以拿一塊/但不要太大。」

關於光波|聯絡光波|帳戶設定|忘記密碼|常見問題|私隱條款
客戶服務熱線 (852) 2928 2277 技術支援電郵 ( support@24reader.com )
© 2020 GuangBo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